《男人装》不性感、《VOGUE》弃超模 时尚杂志还时尚吗?

时间:2021-07-18 18:12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《瑞丽》书模出道,《男人装》性感转型,五大刊比拼咖位,曾经是女明星从出道到走红的常规套路,这么一圈下来,女明星才算走进了时尚的圈子。

  时尚圈一直是女明星们争相进入的名利场,是普通人围城之外梦幻天堂。曾经有一段时间,时尚杂志是多少女生梦寐以求的工作。走进了它,就是走进了时尚圈,走进了名利场,走进了都市偶像剧女主的梦幻人生。

  可一向高高在上的国内时尚杂志,却在近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随着新媒体崛起,纸媒在最初的冲击中上演了一场盛大的告别,《瑞丽》旗下的杂志停刊又复刊,《时尚芭莎》一边拥抱流量一边成了“婚庆公司”,《男人装》也因为拥抱铁岭野玫瑰被群嘲。

  时尚杂志曾是时尚领域最权威的意见领袖,不仅是穿搭的学习,更是态度的输出。但在今天,时尚杂志是流量小生小花解锁成就的对象,是明星工作室比拼业绩的阵地。如今的时尚越来越大众化,不再是自上而下的“引领”,而是自下而上的“正名”,不再“高级”的时尚杂志还时尚吗?

  当《男人装》给李雪琴拍出了男版郭德纲效果的时候,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吐槽谁比较堕落,毕竟一个是女性领袖的北大才女,而另一个则是靠拍性感照片出圈的《男人装》。

  李雪琴这朵“铁岭野玫瑰”明明有那么多可以展现性感美的方式,但在《男人装》镜头的诠释下,整个照片氛围竟然让人觉得低俗、老土,过时的照片风格让人梦回2000年,那个腰间还别着BB机的年代。

  虽说近些年《男人装》风光不如以往,作为中国版的《花花公子》,《男人装》一直是宅男的心头好,最新一期程潇的封面,拍的如何娱Sir不做评价,www.544918.com可社交网络上都是一些女粉丝在安排冲销量,《男人装》没了直男,终究是“堕落”了。

  回看作为“男人真性情杂志”男人装的以往风格,柳岩、杨幂、迪丽热巴、范冰冰、莫文蔚,一系列女明星都以曼妙的身材,性感妩媚的造型示人,挖掘男性消费者眼中的性感是品牌的根本利益,而男人的杂志也是男人装的精准定位。

  《男人装》伴随着黄圣依的泼奶照广为人知。当时,单方面宣布与星辉解约的黄圣依,不顾清纯人设,拍下一组有性暗示意味的照片,在网上挨了很多骂,说她有负星爷栽培。

  《男人装》爆火是在2007年,阿朵登上封面,创下了3天卖出50万本的销量神话,一战封神,至今无人超越。那时还不流行一人买好几本的粉丝经济,50万是货真价值的人头数,阿朵凭借一己之力就让杂志卖脱销。

  纸媒的没落同样出现在了《男人装》,它也在寻求转型,升级身份定位,重新与时代产生关联。所以《男人装》的封面更加“亲民”,不再只是性感女郎的照片,开始拍各种类型的性感。

  之前《男人装》为辣目洋子拍过一期,明媚的50年代做背景,带点小俏皮的角色设计,既符合被拍摄者的气质,也融入了一些性感元素。

  不过这些年《男人装》也没少翻车,比如“50亿票房女主角”张小斐,不太开心的表情+扭捏的姿势,浪费了“咱妈”的好身材,本身偏可爱甜美系的陈妍希和吴昕,少了那么点风情,拍出来更像是内衣广告。

  如今到了李雪琴,更是引得全网的嘲笑,靠性感起家的《男人装》终于走近了性感的终局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,以“五大女刊”和“五大男刊”为主的时尚杂志有非常严格的人选标准,能拿到“五大”封面满贯的必是一线演员。

  粉丝经济的崛起一定程度上拖慢了时尚行业寒冬的降临,也改变了时尚杂志的而格局。

  2014年,“归国四子”掀起了内地娱乐圈的流量时代,一时风头无两。而苏芒就是第一个为流量敞开大门的人。吴亦凡成为了第一个登上《时尚芭莎》的顶级流量。虽然那时就有人吐槽时尚杂志主动降低了自己的格调,但数据却给了低沉的纸媒带来了新的希望。

  这期《时尚芭莎》一分钟销量约6000本,晓雪也不甘落于下风,时隔几天,便把鹿晗推上了《ELLE》二月刊封面。这期《ELLE》杂志提前预售5小时,一万多本杂志就被粉丝扫荡一空。

  大势之下,一直坚定走高级国际化姿态的《VOGUE》中国版编辑总监张宇也按耐不住了。同年7月,吴亦凡终于解锁了中国版《VOGUE》,配文为“不可思议”的90后。时尚杂志从善如流,为需要增加曝光度、建立时尚人设、证明市场号召力等等需求的明星们大开方便之门。好运来好运来高手论坛,高级脸不重要,人够红就行。

  超模与“四旦双冰”霸刊的时期一去不复返,杂志封面成了明星和粉丝比拼时尚资源的必争之地。

  深谙流量之道的《时尚芭莎》干脆被调侃为婚庆公司,也成功收货了耽美这波红利。既能够抓住每年“荧屏CP”的热度,又能够把握住这个“度”,不过分张扬,也不过分含蓄,引得无数粉丝纷纷来“买账”。

  时尚资源也就越来越受到粉丝的关注,时尚杂志封面更因直观、高频,成为时尚资源的硬指标。粉丝的关注,又会倒推明星团队和时尚杂志更加投入。一个“纸上名利场”由此形成其完整生态,并迅速膨胀。

  纸媒的变革势在必行,走在时尚前沿的时尚杂志更是如此,在流量登封前,时尚杂志已经开始寻求转变,《ELLE》推出了IPAD版的电子杂志《ELLE PLUS》,内容独立于纸质杂志。并且由月刊变成了半月刊。

  这个期间,电子刊成了时尚杂志新的盈利模式。2018年7月,杂志在旗下的芭莎in app和微信小程序创立了电子刊,单价为6元,内容全部围绕单期主题的流量明星,内含时尚大片、视频、语音等,同时设置了弹幕,可以让粉丝充分互动。

  深谙此道的《时尚芭莎》,也是第一个在饭圈“割韭菜”的。2018年7月23日,时尚芭莎首创明星电子刊,第一弹就瞄准了大势cp白宇、朱一龙,题目直戳cp粉的心,《给镇魂女孩的一封情书》。

  时尚杂志之所以可以收割这波粉丝红利,一方面是抓住了流量的财富密码,一方面,时尚杂志的资源和“业绩”也在倒逼明星和粉丝主动为杂志贡献流量。

  上时尚杂志的封面,是衡量一个女明星的业务能力和地位最好的证明。这其中还涉及到是否是一线杂志,比如是Vogue还是瑞丽;是单人封面还是一群人上封面;是金九银十时期上的封面,还是平常月份等等。所以,表面上风光无限的时尚封面,背后也是暗流涌动。

  这几年的微博热搜一直被明星所占据,热搜内容也从明星作品,更多的变成了明星们的穿着、机场街拍和硬照。一个明星的价值,已经不能用传统的作品和奖项去衡量,时尚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环,“带货”更是商家殷殷热望。

  所以,明星们除了争角色、争代言,也开始争封面、争时装周。特别是在没有作品,或者没有有影响力作品的“空窗期”,大多数明星都在努力成为时尚咖,以此来刷存在感,上头条,上热搜,不能被世界就这么遗忘。

  时尚活动也好,杂志内容也罢,不仅是话题和流量明星的堆砌,本质都是高浓度的内容展现和观点的输出,只靠流量势必会被时代抛弃,不过好在,目前在这场时尚游戏里,参与的人似乎都是赢家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